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

日本疫情,終于瞞不住了嗎?

來源:補壹刀 時間:2020-04-08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之前日本在疫情防控方面還被視為“優等生”,怎么突然就宣布“緊急事態”了呢?

真沒有想到!

大唐王朝“詩王”白居易淺唱低吟出來的“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名句,可以用來形容2020年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的“緊急事態宣言”。

之前日本在疫情防控方面還被視為“優等生”,怎么突然就宣布“緊急事態”了呢?

之前有一種猜測的聲音,認為日本為了保證2020年東京奧運會能夠順利在夏季舉行,所以隱瞞了疫情的真實情況(主要是通過減少檢測量)。但是,隨著疫情變成了全球大流行,國際奧委會宣布把東京奧運會推遲到明年舉行,日本也就沒必要再隱瞞了。

真的是這樣嗎?

01

自從新冠肺炎疫情以世所罕見的速度在全球蔓延開來之后,島國日本也無法幸免。

對于疫情防控,有人批評日本政府的“佛系”對應,有人譏諷安倍晉三“不會抄作業”,有人建議應該立即發布國家“緊急事態宣言”。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更是曾在會見記者時表示,如果疫情發展到難以控制的局面,不惜采取“封城”的措施。

對此,安倍晉三一會兒表態“還不到發布緊急事態宣言的時候”,一會兒又表態“情況嚴重時我會毫不躑躅地宣布緊急事態宣言”;一會兒又把皮球踢給小池百合子,說“東京都知事就可以發布緊急事態宣言的”,一會兒又把鍋甩給專家,說“我要根據專家的意見來決定是否發布緊急事態宣言。”

就這樣,“緊急事態宣言”從新名詞變成固有名詞,從高頻詞變成熱搜詞,到4月7日安倍晉三下午發布這個宣言為止,真的可以用“千呼萬喚始出來”進行形容了。

宣布緊急狀態的決定,是依據日本3月出臺的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特別措施法。如果政府認定新冠疫情在全國迅速蔓延并對國民生活和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可以宣布緊急狀態。

這次緊急狀態措施涵蓋東京都、大阪府、埼玉縣、千葉縣、神奈川縣、兵庫縣和福岡縣,持續一個月。

進入緊急狀態后,上述地區的知事可以宣布多項措施,包括要求居民取消不必要外出、學校停課、人流量大的商業和公共設施停止運營、停止舉行體育和文娛等活動。但是,這類措施沒有強制力和懲罰手段。

不過,分析人士說,這些措施基本上會得到遵守。另外,出售食品、醫療衛生用品、燃料等生活必需品的商業設施可以繼續營業。此外,上述地區知事可下令征用私有土地和建筑物用于醫療;向藥品、醫療用品和食品等企業收購產品。這些措施有法律強制力。

在公共交通方面,基本不受影響。日本廣播協會電視臺報道,預計鐵路、公路和航空運輸部門和企業基本不會減少運力,除非政府方面提出要求或客流量減少。

盡管安倍對日本7個地方宣布進入“緊急事態”,但是對一個問題,日本官方仍然遮遮掩掩。那就是,日本會不會封城?

從日本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反復強調,這不是“封城”,“日本也不會封城的”,然后就是話里有話地強調,“日本與其他國家不同,沒有允許采取這樣措施的法律依據”,“日本不允許用公權限制私權”等等。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表示,不會封城強制禁止居民外出,但仍呼吁民眾避免聚集,及非必要的外出。

其實,看看《日本經濟新聞》等主流媒體曾經把他國“封城”稱作“鎮壓”,就知道他們其實是之前把自己的道路堵死了。所以,人們評價安倍晉三的緊急事態宣言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已經算是“日本版”的封城。

02

為什么日本在這時候宣布進入“緊急事態”?

先看看日本目前的確診感染病例總數為4133例,4月6日新增了211例,勢頭還是比較猛的。而且,日本最近還發生了幾起群體感染狀況,態勢確實令人不能忽視。

例如,據日本“日刊 digital”新聞網7日報道,今年3月,日本京都產業大學多名學生從歐洲旅行歸來后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由于這些學生回國后曾赴校外聚餐并參與公共活動,導致感染范圍進一步擴大。截至4月5日,相關確診病例達69人,范圍涉及日本13個府縣,且仍有擴大之勢。

對比3月31日17時30分,日本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當時達2124例。之前增幅相對比較平緩。而最近6天時間增加2000人,可以說增長勢頭比之前要厲害了不少。

值得注意的是,安倍晉三7日在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之前,曾召開了政府“咨詢委員會”以聽取專家意見。

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西村康稔表示:“基于東京、大阪等大城市累計感染人數正在增加、累計感染人數達到目前2倍所需的天數已經不足7天、感染人數有可能急劇增加、各地醫療資源供應緊迫等原因,‘咨詢委員會’會長尾身茂表示應該著手準備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對于有聲音質疑日本為了辦奧運會,發布的疫情數字不實的議論。中國駐日本大使孔鉉佑31日曾回應稱,日本的疫情防控目前還沒有做到“應檢盡檢”,對于輕癥狀的患者的底數不清,這是一個比較大的隱患,對此日本國內確實有一些不同的聲音。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顯示,截至6日日本共對46172人進行了新冠病毒檢測。《日本經濟新聞》日前報道稱,日本每百萬人的檢測樣本數僅為德國的約十七分之一,需要增強檢測能力。而韓國3月份就已經每天檢測2萬-3萬人。

整體來看,讓安倍晉三不得不宣布緊急事態宣言的真實動因,大致有四個。

第一,日本的感染人數在不斷增加。從個位數到兩位數,從兩位數到三位數,而且半數以上是感染路徑不明,如果不采取非常措施,后果不堪設想。

第二,“醫療崩潰”的局面正在出現。床位不足,呼吸器不足,醫護人員不足,種種不足暴露了日本“醫療大國”的軟肋。安倍晉三私下表示,只有發布了緊急事態宣言,才能夠把民間的酒店變成“野戰醫院”,才能夠給重癥患者騰出床位。

第三,來自日本醫師會的壓力。日本醫師會,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專業協會,它還是一個給日本政界斡旋政治獻金的機構,是日本自民黨肥沃的“票田”。現在,日本醫師會會長到首相官邸直接表示,如果政府不發布緊急事態宣言,該會就自己發布緊急事態宣言。

第四,駐日美軍基地發布非常事態宣言。4月6日,位于東京橫田的在美軍司令部發布了有效期到5月5日的公共衛生非常事態宣言,這堪稱是壓倒安倍晉三的最后一根稻草。

現在,安倍晉三的“緊急事態宣言”作為“日本作業”提交出來了。到底可以打多少分,還要等待著“老師”——日本民眾來做的。至于做作業過程中的這些“貓膩”,現在已經無法保密了。

對于安倍政府現在才做出“緊急事態宣言”,顧忌經濟的影響也是重要因素。

《朝日新聞》的分析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遲遲不宣布緊急狀態,是考慮到這有可能對經濟造成不利影響,而安倍經濟學政策帶來的經濟復蘇是安倍政府的核心支持,因此政府對經濟受到疫情影響倒退,是持慎重態度的。

《每日新聞》則披露,早在2月中旬就有人提出要求政府宣布緊急狀態,但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反駁稱,“經濟會不成樣子”。日本官方長官菅義偉也考慮到對經濟造成的沖擊,維持慎重對待宣布緊急狀態,這兩位親信的態度也對安倍晉三造成一定影響。

另外,安倍已經宣布,將實施空前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幫助受疫情沖擊的家庭和企業。這一計劃金額達108萬億日元(約合9900億美元),相當于日本國內生產總值20%。

近幾天隨著醫療系統崩潰的憂慮增大、宣布緊急事態的呼聲日益高漲,安倍政府很難堅持此前的消極態度。日本國民民主黨議員玉木雄一郎4月6日指出,早在2月日本出現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死亡患者時就已要求政府宣布緊急狀態,現在“為時已晚”。

目前,日本境內醫療設施面臨嚴重不足的難題,由此可能引發的“醫療崩潰”令人擔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的一名日本醫生島田悠一表示,現在的東京和2周至3周前的紐約很相似。

東京于4月4日每日新增患者首次突破100名,而紐約日新增確診患者人數超過100名正是在3周前的3月12日。感染途徑不明也是東京和紐約的共同點,東京多數感染者感染源無法確定,實際上病毒可能已經在相當程度上蔓延。

日本政府將成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癥地方創生臨時交付金”,撥出1萬億日圓支援疫情嚴重的地方。款項將用于防止疫情擴大、完善醫療體制、刺激地區經濟等廣泛用途,從而減輕地方政府財政負擔。

03

不管日本前段時間是否存在“瞞報”,既然已經正式放棄“佛系抗疫”,那么接下來就有兩個問題:

1,疫情會不會在日本大規模暴發?

2,日本會不會到確診及死亡病例急劇上升,醫療體系不堪重負要在病人之間做選擇的境地?

對這兩個問題,到今天依然有許多日本人及中國人保持樂觀態度,他們的理由是:1,日本人是世界上唯一沒有暴發傳染病也會戴口罩的人群;2,日本人平時交往也保持社交距離,不握手不擁抱,且越尊重對方離得越遠;3、日本人非常講究衛生;4,日本每千人中擁有的病床數為13.4個病床,遠遠高于世界平均的3.7個病床數,綜合醫療水平世界第一。

這個“日本四條”曾經成功防御住了SARS,今天它依然能防住新冠嗎?

刀哥所詢問的所有日本專家都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首先,所謂戴口罩勤洗手是對一般日本國民而言的,實際上許多日本人尤其是年輕人并不遵守這一習慣。日本人的確沒有歐美人那種對口罩的執念,但不代表年輕人平時也愿意帶上口罩。按照身處東京的中國留學生反饋,這幾天地鐵上戴口罩的人大概也就在30%左右。

事實上,目前70%-80%無法確定感染路徑病例是年輕人,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作為一個“省級干部”被人調侃在電視上像媽媽一樣勸年輕人在家呆著,可見當代日本年輕人的難管程度,已不可和昭和一代同日而語。

其次,日本人的社交距離也不那么靠譜。日本人無論是上班坐車、坐辦公室還是下班聚會,都是烏央烏央一群,定時定點集團式活動,餐館又都是小餐館,聚集性感染概率在東亞三國中反而最高。

再次,日本的人均普通病床數在世界上的確遙遙領先,但重癥病床數不足,德國的重癥病床最大承載力是意大利的3倍,而日本只相當于意大利的一半。厚生省前段時間讓全國各大醫院上報空床數,結果報上來只有不到5000張,日本是個高度老齡化社會,除了易感人群多之外,許多老人平時也在醫院占著病床,導致實際可用病床數沒那么多。

此外,日本的傳染病病床只有1800張。

不過,在對日本疫情總體走勢不樂觀的同時,專家們也都表現出了一定程度的謹慎樂觀:即日本有可能走不到接近崩潰的那個程度:

第一,日本人擔心有二:確診人數短時間內大幅上升;醫院被擠兌并崩潰。安倍前段時間雖然表面上佛系抗疫,實際上為防止擠兌也做了不少協調準備工作,雖然新冠挑戰空前,各國基礎還是存在差別,1400臺心肺呼吸機,2萬多臺呼吸機的儲備理論上也能起到效果。

第二,日本人沒有歐美早期那種看中國人笑話的逆反心理,更多是出于奧運和經濟方面的考慮,對采取各種防控措施不存在大的心理障礙,各縣市尤其是東京都的小池為個人政治前途考慮有進一步縮緊措施的動機,而日本人的國民性也能保證他們在真正的危機到來時更容易將個人自由讓位于集團服從。

SARS時期,日本創下0感染0死亡病例的記錄,新加坡代表向日本代表請教經驗的“故事”至今在網上流傳。再戰新冠,兩個0的奇跡已無法再現,日本神話還能延續嗎?

目前還是未知數。

《日本新華僑報》總主筆蔣豐先生為本文撰寫了部分內容。

圖片來自網絡

來源:補壹刀/ 胡一刀、李小飛刀


本文鏈接:http://eggcruelty.com/html/global/info_37515.html

亚洲欧洲性色在线观看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美國情報部門去年11月就對"中國疫情"發出警告

美國情報部門去年11月就對
ABC報道稱,兩名美國國家醫學情報中心(NCMI)的內部官員透露,NCMI去年11月出具了一份詳細闡述病毒[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